nepal-2.jpg 

 

nepal-1.jpg 

此篇文章是引用長期在尼泊爾全心投入義工工作的Nana的文章,並經過Nana許可轉貼到我的部落格,我和Nana的接觸源起於我在網站尋找朋友,卻不經意看到Nana的部落格,於是與她電話長談知道她的理念與付出,我找了幾個同事捐款,Nana並不處理捐款的事而是透過台灣的義工全權處理,她用在尼泊爾的每一分錢也是要向台灣的義工支領,我2002年去尼泊爾旅行過,深知那邊的貧窮與知足,記得要回台灣前,我已經把身上能給的東西都送出去了,因為真的很難過他們的窮苦生活,對照起我們在台灣的生活,我真覺得慶幸,看到Nana的這篇文章,我特別把Irini叫來電腦看,並解說給她聽,讓她知道世界上有太多人過得比她很慘的生活,希望她要懂得惜福,並存錢幫助人,Nana明年在尼泊爾的捐款用途有:

1)貧戶救濟 2)中途之家  3)義診 4)冬袍+冬毯

如果您願意幫助尼泊爾的人,請與台灣義工-倪小姐,ni_i_ying27@hotmail.com,她會告知你捐款帳號。

以下是Nana的最新文章-他們可以是七口之家,也是上面二張照片的故事:

 

心的強紉張力可以遠至哪裡??

穿過山 越過海 甚至直達天空??

人生課程的必修學分堅強與忍耐

我的成績遠遠落在他們之後……..

 

如果在見到他們的當時

小孩的臉龐有出現過那麼一丁點眼淚

我或許還不會那麼難過

只是我無法想像 在那樣的困境下

他們的淚水是往哪裡去…..

 

這戶人家六個小孩

母親在前一陣子因病去世

父親下山到市鎮工作 一年僅回家三四次

而每次的停留時間也僅為一天

原因是之前為了治癒母親的重病 借款不少

得要拼命工作還償前債

於是 每每回鄉探視兒女

掏空口袋也只能拿出幾百元的生活費養家

 

十來歲的大姐成了一家之主

我很想知道我在她這個年紀時 有沒有相同的力量

但六個小朋友 沒有一個知道自己的真正年齡

老大和老二負責每天去不同人家裡頭種田收割打零工

所得微薄 不但要撐起一個家的伙食

讓人吃驚的是 還把老三和老四送上學

跟我同去探訪的台灣友人Alex開口問大姐姐

在這樣的困境下 還努力把弟妹送上學的動機為何

她以超齡的鎮靜方式回答我們:

「倘若不是家境之故 我也很想上學! 但現在我只能當起母親的角色

至少送弟妹讀書受教育 他們也才會有未來…..

 

往屋裡望去 果真家徒四壁

屋角站著鄰居送來的收音機是最具價值的傢俱

或許多少可陪伴他們渡過黑暗寧靜夜 直到電池耗盡

土爐材火上一鍋冒著熱氣的水煮菜瓜剛好爛熟

一盤四個撥開分著吃 就是今天的午餐了

無油 無糖 無鹽 無調味 無美味……

扛來的冬衣 一路經過幾個村落 所剩已是無幾

剛好全都給了他們 但 晚上睡覺是不是都冷得縮成一團呢

 

想起小時候 那好一陣子的苦日子

經濟的困頓 讓我們兄弟姐妹全休學一年

每天的上桌菜 不是白米飯配醬油 便是麵粉團蔥花湯

至少那時的飯裡有鹹味 湯裡有香氣

晚上睡覺也是裹著被 沒給受寒過

小學三年級開始 我也就提前開始工作生涯

幫髮夾塗上美麗的顏料 將新娘禮服裙擺縫上萬顆珠珠

也去養雞場幫忙將待售雞隻去皮毛 路邊擺攤賣起水果

可是 無論如何 那時也都有父母在身旁

 

不希望他們今天的晚餐同樣是那鍋水煮菜瓜

我們帶著大姐姐到一戶有玉米存糧的人家

買了幾十公斤的玉米好讓他們磨成玉米粉做饘巴吃

再繞到全村唯一的小雜貨舖去買了油鹽餅乾泡麵

至少再我下山找到固定提供協助的義工上來前

六個小朋友可以有個溫飽

 

在尼泊爾的這幾年 只要身邊的錢都還夠

陸續都會做這樣的短期性貧戶救濟

可能是送個兩隻羊給對方養 讓大羊生小羊好賣錢

可能是送幾件毛毯 讓全家都能暖暖入睡 免生病

可能是送幾大包米 讓生病無法工作的大人勉強養活小孩

可能是借個幾千元 讓老婆去生產 以後按月歸還個幾十元

 

對自己的期許 是每一年能增加一樣協助項目

來年2009 固定性的貧戶救濟 會是我增加的公益計劃之一

固定性的救濟活動 會需要固定性的捐款來源

這很難 我知道

站在曠野 大聲告訴自己沒問題

為了這些小朋友 除了努力募款

接下來我也會更努力做生意賺錢來維持這些公益的進行

 

感謝參與大學生夏令營的尼泊爾一班 清華大學同學--儀芳

將生活大部份的時間 都用在義賣籌款

認養了這六個可愛的小朋友的糧食與日常用品所需生活費

期待這些關懷的力量

可以撐到他們的父親清還所有債務

回家團聚

http://tw.myblog.yahoo.com/volunteer-nepal/article?mid=1179&l=f&fid=51

 

 

lilian05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